综合新闻

净能源危机终结美式全球化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能源评论》 2018-11-15 19:47 我要评论( )

如果说石油峰值论解释全球化终结的力度不够,那么净能源的理论解释力度则更强。EROI(Energy Return On Investment,能源投资回报率)代表能源生产过程中能源产出与能源投入的比率,用以衡量能源的可获得性。这意味着EROI越高,能源系统为支持经济增长而向社

净能源危机终结美式全球化

/曹高航  冯连勇

近年来,国际政治局势愈显复杂,英国脱欧、意大利脱离公投、特朗普执意挑起中美贸易战及有意退出WTO等,均使人困惑不解。国际政治风起云涌,美式全球化似乎江河日下,而我们更应该深思的,是美式全球化背后的种种因果,以寻求新时代背景下的全球化之路。

 气候变化的阴影

平心而论,美式全球化使贸易壁垒减少,促进了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的迅速增长。1990~2017年间,世界产出增加了3倍多,国际海运贸易总额增加了近2倍有余。然而这种全球化严重依赖于贸易自由化、运输和信息技术方面的快速发展以及发展中国家的廉价劳动力。与此同时,伴随着如此庞大的贸易,大量的道路、铁路、港口和机场等基础设施建设应运而生,将国际和国内的原材料、零件等制造商与终端装配商连接起来。

但是,殊不知,在不考虑温室气体排放和石油枯竭等外部成本的情况下,洲际和跨洋货运之所以能以低廉的成本活跃于全球,所依赖的是廉价的燃料和良好的基础设施。但全球化进程也使得气候变化加剧,环境污染日益严重。与此同时,能源投入不断增加,社会稳定运行也难以再靠廉价的能源维持。在此背景下,美式全球化可能再难像以往那样一帆风顺,而特朗普的“反常”行为,也将成为结束美式全球化的导火索。

特朗普在美国大选期间曾说,“气候变化是一场骗局”,并在20176月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美国不愿意为气候变化埋单,但美式全球化却难逃气候变化的阴影:全球海平面上升、全球气候变暖、极端天气频发等变化,对各种运输基础设施及其运营产生了影响,进而对全球供应链造成了破坏,其产生的一系列“蝴蝶效应”,将会影响整个全球化进程。

美国国家科学院国家研究委员会在《气候变化对美国运输的潜在影响研究》中指出,墨西哥湾的港口正处于特别的危险之中,而这里是占据了美国1/6货物贸易的关键港口。许多位于沿海地区的客运和货运设施,也容易受到海平面上升的影响。与此同时,由于全球气候变暖导致的部分地区蒸发量增加,使得河流系统水位下降。对此,美国经济学者弗莱德·柯蒂斯认为,“湖泊水位下降会降低水深,需要较浅的吃水船,因此每次行程的吨位容量会减少??据估计,由于气候变化造成的水位下降,大湖运输的成本会大大增加。” 此外,极端天气的频发尤其是风暴日益强烈,导致的运费增加和运输延误,也对全球供应链带来了破坏。

由此可见,气候变化通过破坏物理基础设施造成货运形成延误,使得整个交通领域效率日益变低、成本日益升高,破坏了延续至今的供应链系统。

而石油峰值也加剧了气候变化对全球化的影响。美国社会评论家詹姆斯·孔斯特勒2005年提出,“在世界认识到石油生产高峰已成为现实的那一刻,全球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中都将失去作用。”诚然,在OPEC尚无影响力的20世纪6070年代,美国凭借廉价的石油得以迅速发展,同时也造成了美国高消耗的生产模式和生活方式,这种模式也逐渐扩展至全球,是现阶段全球化所高度依赖的一种模式。但过度的能源消耗,将使石油峰值逐步逼近,低廉优质的石油产量越来越少,高污染高成本的石油产量比例越来越高,价值链的各环节利润趋少,需求逐渐不足,能源价格低迷,市场空间遇到极限,原有的商业模式难以为继。其中,气候变化和市场结构使全球贸易的成本有可能上升到足以影响全球生产的程度,全球供应链变得越来越无利可图。

 

净能源下降的威胁

如果说石油峰值解释全球化终结的力度不够,那么净能源的理论解释力度则更强。EROIEnergy Return On Investment,能源投资回报率)代表能源生产过程中能源产出与能源投入的比率,用以衡量能源的可获得性。这意味着EROI越高,能源系统为支持经济增长而向社会提供的净能量就越大。

毫无疑问,在社会经济系统中,所有商品的生产都需要能源消耗作为支撑,但能源本身也是一种商品,自身的生产也需要一定的能源投入,因此能源总供给量中总有一部分能源要被投入到能源生产过程,无法被其他生产部门所利用。这部分扣除能源投入后所得到的净剩余值,就是净能源。然而,随着能源的大量开采和消耗,易于开采的能源被优先开采,化石能源储量减少,开采条件将变得越来越恶劣,获得单位能源所需投入的能源数量将会增加,最终导致净能源的下降。

圣劳伦斯大学副教授大卫·墨菲认为,当能源价格上涨时,支出会在可支配的投资和消费中重新分配,并且有较大的支出是为了得到更昂贵的能源。如前所述,当全球化带来的气候影响反作用于全球化时,无形之中增加了能源的价格。因此,全球化带来的能源成本的上升,将会让我们支付更昂贵的代价。法国学者弗洛里安·菲赞研究表明,当考虑到能源支出和资本投资的影响时,美国的失业率与能源支出呈正相关并且与资本投资呈负相关,即从能源的角度看,全球化促使能源成本及价格上涨,将会带来一定程度失业率的提升。他同时发现,2008年的油价非常接近“增长极限”区域,曾一度高达每桶149美元。石油支出的激增起到了“限制增长”的作用,降低了可自由支配的消费,从而带来了无数的破产。由此,他估计在当前的能源强度下,美国的净能源回报值不得低于11:1才可能实现积极的经济增长。令人遗憾的是,美国的净能源回报值已经下降到这个数值以下,而全世界的净能源值更是低于11:1的水平。

 新时代的全球化之路

我国历来坚持求同存异的外交路线,但是今天剑拔弩张的情形,使得我国在坚持全球化方面显得一厢情愿。我们的路在何方?

近年来,在气候变暖问题上,各国政府都制定了一系列政策,例如征收碳燃料的环境税;在应对石油峰值问题上,各国也纷纷采取措施,如提高石油采收率、直接煤液化或将固态煤加工成合成油等。这些政策在消费、运输和贸易自由化方面,对美式全球化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但由于政策的滞后性,这些政策无法在短期内解决廉价优质燃料的供应问题,也无法在短期内遏制气候变化,并且还可能会增加燃料和能源成本,从而破坏目前长距离国际分工的相对优势。

那么我们的发展方向在哪里?也许我们需要尝试着在古典经济学的基础上融入生物物理经济学,让新时代注入新经济理念。生物物理经济学家认为,经济主体的选择受到自然科学规律的限制,我们需要运用相应的生态和热力学原理来分析经济过程。站在能源的角度看,则是净能源回报是整体经济发展的重要限定性因素,当我们很好地处理了净能源回报的问题时,我们的社会将会欣欣向荣。而在现阶段,提升社会整体净能源回报的措施,是生产和贸易的本地化或区域化,而这与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是不谋而合的。

我国启动“一带一路”倡议后,展开了一系列能源合作,而这些区域间的合作使各国能源强度向趋同方向发展,并且贸易一体化对各国(特别是在中等收入和低收入国家)产生了积极影响。通过发挥电信在贸易一体化和区域合作中的作用,促进了各国之间电子商务的融合。并且在“一带一路”倡议的背景下,我国的太阳能光伏产品形成了需求增长较快的区域市场,如东盟和南亚,这使我国太阳能光伏等新能源产品的国际竞争力有所提高。与此同时,“一带一路”倡议为中国海外能源投资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平台,对维护地区能源安全稳定具有重要意义,这使得我国海外能源投资中的政治和监管风险、货币、流动性和再融资风险以及资源等风险大大削弱。“一带一路”所带来的这些影响无不使我国和其他沿途国家的净能源回报有所提升。

特朗普的功过自有后人评说,美式全球化也将不断接受时代的挑战。伴随着信息化的推进,中国主导的“一带一路”沿线区域化和美国主导的美欧日区域化,或将代替美式全球化,新时代正在来临。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